首頁 > 連續劇 > 劇情介紹 > 正文

繼承人

2019-02-11 09:19:24 

繼承人

集數:43 類型:都市、律政、情感 導演:閻建鋼

主演:劉愷威、蔣欣、劉松仁、吳冕

播出:梅州-2《合家歡劇場》2月15日

劇情簡介: 《繼承人》講述了專門辦理繼承案件,性格豪邁,不拘小節的年輕律師鄭昊,與哈佛留學歸來的法學博士湯寧陰差陽錯組成搭檔,從互相猜疑到彼此依賴,最終解鎖親情密碼的暖心故事。

喜歡整天叫囂跳槽賺大錢的繼承法精英律師鄭昊(劉愷威飾),某天突然“被應聘”了一位助理湯寧(蔣欣飾)。湯寧在從美國留學歸來后,卻被姑媽以一張巨額存折要她放棄湯家的所有股權,而鄭昊身上似乎有著整個事件的線索。隨著案件調查的深入,鄭昊的神秘身世以及他重情重義的性格也給湯寧帶來了不小的影響,二人也從互相懷疑變成了并肩作戰的戰友,更在這其中產生了深厚的感情.

12

分集劇情

第1集

湯寧是哈佛法學院畢業的學生,也是湯業集團的創始人湯繼業的女兒。湯繼業去世后,他手中的湯業集團的股份被他的妹妹,也就是湯寧的姑媽湯立群繼承。然而,湯寧在美國收到了一封來自上海的匿名信,信中直指湯寧的姑媽和姑父鐘克明用陰謀手段,奪取了本該屬于她的遺產。湯寧為了尋求真相,偷偷回到上海。知道她回來的,只有她的男閨蜜周童。湯寧將匿名信的事情告訴周童,周童答應幫湯寧暗中調查。湯業集團最近正迎來一件大事,那就是湯業股份即將上市,現在正是重要關頭。可是,湯立群卻意外收到了湯寧失蹤的消息。湯立群預感,湯寧的失蹤即將召來股權風險。鐘克明表面不以為意,但暗中派人調查此事。另一方面,天合所的小律師鄭昊,正在替原告當事人方麗打官司。方麗和方燕是姐妹,都是方桐宇老先生的女兒,方麗是養女,方燕是親生女兒。方桐宇去世后,先后留下兩份遺囑,一份是早先做好的公證遺囑,一份是后做好的代書遺囑。妹妹方燕主張,按照公證遺囑繼承父親遺產,姐姐方麗無權繼承。可是,代書遺囑上卻顯示要剝奪方燕的繼承權,兩個女兒僵持不下,調解無果。

第2集

見過方麗后,鄭昊準備第二次出庭。湯寧隨鄭昊到法院出庭,可在法院門口,撞見了暗戀湯寧多年的戴波。湯寧讓戴波在鄭昊面前幫自己隱瞞身份,戴波一頭霧水。法庭上,鄭昊故意打草驚蛇,質問方燕是否有第三份遺囑。方燕驚慌失措,鄭昊一方獲得重要啟示。然而,向法院申請調查令具有一定難度,一番思慮之下,鄭昊決定,讓湯寧對方桐宇的親戚、朋友、鄰居等進行調查,搜集證據,打“方燕遺棄方桐宇”。湯立群和鐘克明追查到了湯寧的下落,湯立群決定和湯寧打親情牌。另一方面,湯寧經過一番調查,決定和鄭昊開誠布公的詢問匿名信一事。沒想到,鄭昊卻毫不知情,湯寧再一次陷入迷思。湯立群找到了湯寧,邀請湯寧回家吃飯。湯寧回到多年未回的姑媽家,觸景生情。鐘克明、湯立群、戴波對她熱烈歡迎,但是,湯寧的表妹,也就是湯立群的女兒湯靜卻對湯寧很不友好,甚至直言湯寧是回來搶股份的,場面一度非常尷尬。爭吵過后,湯立群和鐘克明帶湯寧吃飯。飯桌上,湯立群花言巧語,想讓湯寧簽一份確認函,并告訴湯寧,她的父親湯繼業沒有遺囑。

023b5bb5c9ea15ce1787fbfdbf003af33b87b2dc

第3集

輪到戴波回合,戴波輕而易舉的讓法官對證人證詞的可信度產生懷疑,并且,他再次強調,公證遺囑要“大于”代書遺囑。眼看又要進入弱勢,鄭昊急中生智,利用美人計,派湯寧喊“申請休庭”,以此守住局勢。這天,是湯寧的生日。這對湯立群來說,是一個大事。她派戴波做好了一份確認函,卻不讓戴波看其他的相關資料。湯立群和鐘克明為湯寧辦了一個聲勢浩大的生日派對,來賓無數,湯寧作為生日派對的主角,光彩奪目。可是,當生日派對結束,湯立群將湯寧帶進無人的書房,送給她一份昂貴的“生日禮物”。但是,其實湯立群是希望利用這個禮物讓湯寧簽署確認函。可是,這個計謀未能得逞,因為湯靜聽聞此事,沖進書房,撕掉了確認函。事后,鐘克明責怪湯立群魯莽。但是,通過這件事,湯寧心中確認,自己的父親一定有遺囑。另一方面,鄭昊母親何雅音多年來一直做著一個“胎記嬰兒”的夢,這次,這個孩子又出現在了何雅音的夢中,她的妹妹何玉琴矢口否認這個孩子的存在,但是何雅音卻總覺得自己記得什么。

23

查看全部劇集詳情

第1集

湯寧是哈佛法學院畢業的學生,也是湯業集團的創始人湯繼業的女兒。然而,湯寧在美國收到了一封來自上海的匿名信,信中直指湯寧的姑媽和姑父鐘克明用陰謀手段,奪取了本該屬于她的遺產。湯寧為了尋求真相,偷偷回到上海。湯寧將匿名信的事情告訴男閨蜜周童,周童答應幫湯寧暗中調查。湯業集團最近正迎來一件大事,那就是湯業股份即將上市,現在正是重要關頭。可是,湯立群卻意外收到了湯寧失蹤的消息。湯立群預感,湯寧的失蹤即將召來股權風險。另一方面,天合所的小律師鄭昊,正在替原告當事人方麗打官司。方麗和方燕是姐妹,都是方桐宇老先生的女兒,方麗是養女,方燕是親生女兒。方桐宇去世后,先后留下兩份遺囑,一份是早先做好的公證遺囑,一份是后做好的代書遺囑。妹妹方燕主張,按照公證遺囑繼承父親遺產,姐姐方麗無權繼承。

第2集

湯寧隨鄭昊到法院出庭,可在法院門口,撞見了暗戀湯寧多年的戴波。湯寧讓戴波在鄭昊面前幫自己隱瞞身份。法庭上,鄭昊故意打草驚蛇,方燕驚慌失措,鄭昊一方獲得重要啟示。一番思慮之下,鄭昊決定,讓湯寧對方桐宇的親戚、朋友、鄰居等進行調查,搜集證據。湯立群決定和湯寧打親情牌。湯寧經過一番調查,決定和鄭昊開誠布公的詢問匿名信一事。沒想到,鄭昊卻毫不知情。湯寧回家吃飯,鐘克明、湯立群、戴波對她熱烈歡迎,但是,湯寧的表妹,也就是湯立群的女兒湯靜卻對湯寧很不友好,甚至直言湯寧是回來搶股份的。湯立群花言巧語,想讓湯寧簽一份確認函,并告訴湯寧,她的父親湯繼業沒有遺囑。

4

第3集

戴波輕而易舉的讓法官對證人證詞的可信度產生懷疑,眼看又要進入弱勢,鄭昊急中生智,利用美人計,派湯寧喊“申請休庭”。這天,是湯寧的生日。湯立群和鐘克明為湯寧辦了一個聲勢浩大的生日派對,當生日派對結束,湯立群送給她一份昂貴的“生日禮物,其實湯立群是希望利用這個禮物讓湯寧簽署確認函。可是,這個計謀未能得逞,因為湯靜聽聞此事,沖進書房,撕掉了確認函。通過這件事,湯寧心中確認,自己的父親一定有遺囑。另一方面,鄭昊母親何雅音多年來一直做著一個“胎記嬰兒”的夢,這次,這個孩子又出現在了何雅音的夢中,她的妹妹何玉琴矢口否認這個孩子的存在,但是何雅音卻總覺得自己記得什么。

第4集

鄭昊趕去療養院想詢問母親自己身世的真相,但是被何玉琴擋了回去。心情郁悶的鄭昊來到酒吧喝悶酒宣泄情緒,湯靜花心大發,主動追求,鄭昊卻不屑一顧。湯寧終于把自己此次回來的真實目的告訴了戴波,戴波向湯寧保證,自己會去替湯寧追尋真相。鄭昊終于見到了母親何雅音,何雅音卻明確表示,鄭昊的父親就是鄭毅堅。鄭昊和湯寧來到公證處尋找方家姐妹一案的證據,終于找到了方桐宇當時的公證遺囑。細心的湯寧從這份遺囑的復印件上,發現了一些線索,從而,鄭昊確定,一定存在著第三份遺囑。

第5集

眼看鄭昊順理成章的打起了“方燕遺棄方桐宇”這一點,戴波起身發言。可是,讓他沒想到的是,鄭昊在關鍵時刻,請來了一位重要證人——公證員文正氣。在證人文正氣出庭的情況下,他終于迫使方燕承認了第三份遺囑的存在。方燕隱藏不利證據的行為,打亂了戴波的節奏。為了讓官司能贏,戴波又使出一招。可是,鄭昊卻巧妙的在現場破解了戴波的手段。最終,鄭昊和湯寧打贏了這場官司。這場庭審的旁聽席上,坐著一個人,他被鄭昊吸引了注意力。這個人就是鐘克明。

1

第6集

鄭昊和鄭明的案子就要開庭了,何雅音按照之前和戴波的約定,來到法院,等待出庭。然而,當她聽說鐘克明也來到了這個法庭,她急急忙忙的逃走了。法庭之上,證人突然失蹤,鄭昊等人非常慌張。在何雅音回到療養院后,鄭昊等人徹底放棄尋找何雅音,繼續上庭。在庭上,鄭明借此直指鄭昊不是鄭毅堅的親生兒子,甚至惡言相向。鄭明的律師請來了鄭毅堅的同事張夢,她的證詞對鄭昊非常不利,但是卻被戴波和湯寧巧妙的守住了陣勢。

第7集

湯寧和周童都發現,鐘克明似乎非常在意這個案子,他們對這件事心有存疑。為了調查事情真相,湯寧決定在鄭昊家堵截鄭昊的阿姨何玉琴。可是,等了幾天都沒等到何玉琴和何雅音。終于,她等到了何玉琴,可是何玉琴拒絕向湯寧透露何雅音的所在地。并且,何玉琴告訴湯寧,鄭昊的身世之謎不能說,湯寧答應保密。

第8集

法院將房子判給鄭明,鄭昊無家可歸,戴波主動提出,要鄭昊去自己的房子住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鄭昊這邊的風波剛剛結束,另一邊又傳出黎小弟去世的消息。非但如此,黎小弟的情人小三更是一紙訴狀將黎丹告上法庭,因為她要告黎小弟后來立下的遺囑沒有法律效力。黎丹來到天合所,不依不饒的指責湯寧。鄭昊此時卻不知去處。為了見到鄭昊,黎丹揚言要在家中縱火,燒掉父親的遺產。鄭昊終于出現,危機關頭救了湯寧。

第9集

周童幫湯寧請來了一位調查員——花爺,解釋過后,湯寧明白了,自己的父親一定有遺囑。只是,如今這份遺囑被人控制著,周童猜測,一定是鐘克明所為。鄭昊為了感謝湯靜,答應湯靜做一件事。湯靜要他當自己男朋友,鄭昊不肯。周童幫湯寧查到了湯繼業的遺囑,果然,這份遺囑是說要把遺產都留給湯寧,而且鐘克明是遺囑執行人。

19092036_980x1200_281

第10集

鐘克明來天合所,點名要鄭昊也參與其中。湯寧對于鐘克明對鄭昊的特別關心,不禁也產生了疑問。湯寧和鄭昊分析案情時,湯寧告訴鄭昊,她從刑偵隊得到消息,其實謝飛是有遺囑的。于是,鄭昊要湯寧去請鐘克明和湯立群作證人。湯寧為了避嫌拒絕了,但是她還是偷偷去了,并且詢問鐘克明為什么對鄭昊那么有興趣,鐘克明隱瞞了真相。

19092038_980x1200_281

第11集

湯寧再次向夏云詢問過去的事實真相,夏云閃爍其詞,最后惱羞成怒的離開了。湯寧心中疑竇叢生,夏云也思緒萬千。李蕓告訴鄭昊和湯寧,她的婆婆又和她談判了。并且,謝峰一方的律師李棟天威脅李蕓,如果現在不賣掉股權,開庭后,李蕓將一分錢都拿不到。湯寧聽后思緒萬千。李蕓則堅持自己的立場,不肯輕易放棄本屬于兒子的股權。

143624660

第12集

湯寧再次逼問夏云,為什么夏云要低價賣掉股份。可是夏云還是不肯說。就這樣,夏云向湯寧講述了自己和高懷義的故事。湯寧這才知道,自己的父親原來是個那么霸道的人。湯立群也約見了湯寧,并向湯寧正式道歉。但其實,湯寧心里還是有很多疑問。

第13集

鄭昊主動出馬,親自找鐘克明協商出庭作證一事,而鐘克明怎能不幫助兒子呢,他終于答應了鄭昊的請求,同時,鐘克明也告訴他,自己就是希望他能通過這個案子,一舉成名。鄭昊和湯寧、戴波一起吃飯,他宣布,鐘克明之所以這么幫助自己,是因為湯靜是自己的女朋友。湯寧在一旁聽著,悶悶不樂,很是失落。

2934349b033b5bb5d6be3b0a3fd3d539b700bcdc

第14集

謝峰和楊淑珍一起去找李蕓,提出了新的和解方案,可以給李蕓加錢作為補償,但拒絕她索要股份。庭審再次開始,李棟天指出,如果一定要謝一和謝二繼承股權,那么需要天成集團的股東一致同意才可以。鄭昊見無力反駁,只好先使用了緩兵之計。李棟天老奸巨猾,他竟然弄了一個假的股東會議,以此對付鄭昊。

第15集

湯寧答應湯立群自己會去簽確認函,可是,還沒到公司,湯寧就出車禍了。鄭昊和戴波慌慌張張的跑到了醫院,照顧這位傷者的人竟然是黎丹。黎丹告訴他們,真正出車禍的人竟然是自殺。湯立群和鐘克明就此事探討的時候,不小心被傭人王媽聽到了他們的談話。湯立群惱羞成怒,將王媽趕了出去。出車禍的人叫趙曉靜,她自殺的理由是,她和她的老公沒有領結婚證,是非法同居。她的小叔子在她的老公死后,不肯分遺產給趙曉靜,還害死了趙曉靜的孩子。趙曉靜委托鄭昊給自己打官司。湯寧在花爺的幫助下找到了何雅音,可是何雅音不愿說出往事。鄭昊邀請湯寧一起去海明所,可是被湯寧拒絕了。鄭昊進入到海明所后,竟發現自己被安排在最大的合伙人辦公室。

第16集

鄭昊找湯寧探討遺腹子案,這件事被戴波知道了,戴波大發雷霆,并且向他宣戰,自己不會把湯寧讓給他。鄭昊表示莫名其妙。王媽告訴湯寧的事情,在湯寧心里激起波瀾。湯立群得了肺癌,鐘克明拿到了檢查報告,但是他沒有立刻告訴湯立群。湯立群最近噩夢頻發,于是,她告訴鐘克明,自己要立下遺囑。為了讓王媽有地可去,湯寧決定帶王媽回到王媽兒子的房子。王媽的兒子死了,房子被王媽的媳婦張麗和女兒霸占著。張麗打算把這個房子賣掉,但是王媽不同意。二人就王媽兒子死后留下的這套房產產生了爭執。湯寧跑去拜托戴波,幫忙王媽打官司。鄭昊調查遺腹子案,但是律所里沒有人幫助他。他只能繼續拜托湯寧幫忙。

第17集

最終,在鄭昊等人的努力下,鄭昊替趙曉靜贏了這場官司。湯靜帶鄭昊去見湯立群和鐘克明,湯立群見了鄭昊非常滿意,可是,鐘克明此時擔心的,是自己的兒子女兒在一起。雖然父親反對自己和鄭昊在一起,但是湯靜還是對鄭昊死纏爛打。鄭昊則采取“人間蒸發”策略.湯立群從湯靜的說法里,發現原來鐘克明其實是喜歡鄭昊的。這讓湯立群更覺得奇怪。夏云回來了,湯寧詢問夏云當年實情。可是,夏云還是什么都不肯說。湯立群立了遺囑,戴波告訴鐘克明,湯立群的遺囑中明確規定,鐘克明不可以有別的女人和私生子。鐘克明知道后,若有所思。他也告訴了戴波,湯立群的病情。

1492325312177

第18集

湯寧為了搞清楚事件的真相,她約了一家人去父親湯繼業的墓前進行祭拜。湯寧質問鐘克明和湯立群,他們是否耍過某些手段。湯立群多年以來的心結重新被提起,負罪感和愧疚感重新涌上湯立群心頭。湯寧向鄭昊坦白自己的身份,并向鄭昊道歉,自己瞞了他那么久。夏云將過去的往事告訴給了湯寧。鐘克明警告夏云,在湯業股份上市的節骨眼上,不準再出別的岔子。王媽的案子開庭了,戴波和湯寧為王媽進行辯護。在這場庭審中,張麗的律師以王小軍的遺囑沒有經過公證所以就不能處分房產為由,主張王媽沒有繼承權。可是,戴波精彩的進行了駁斥,讓律師啞口無言。然而,張麗還是不肯進行調解。最終,湯寧愿意出五十萬,幫王媽解圍。王媽非常感動,不經意期間,說出了那個秘密,在一旁的戴波聽到了。

143624660

第19集

為了替湯寧調查出事件真相,戴波來找湯立群。可是,湯立群卻一下子怒不可遏。湯靜由于鄭昊喜歡湯寧,非常難過。她希望周童幫忙。戴波為了湯寧,做好了要離開海明所的準備。湯靜來找湯寧,告訴湯寧不準插手鄭昊。湯寧從湯靜口中得知,鄭昊說他喜歡自己。與此同時,周童查出何雅音和鐘克明有過戀情,湯寧和周童推想出,鐘克明對鄭昊之所以那么好,可能是因為“某個原因”。鄭昊終于對湯寧表白了,鄭昊帶著湯寧去見李天然老先生的兒子李勝利。夏云和鐘克明告訴湯寧,下打胎藥的正是夏云自己。湯寧不愿相信,于是湯寧想要上法庭解決。可是,鐘克明又單獨見了湯寧,勸說湯寧,哪怕為了鄭昊,也不要打這個官司。

第20集

鐘克明為了阻止湯寧與鄭昊在一起,甚至告訴湯寧一個真相!湯寧常的驚訝。看著姑父如此懇求自己,湯寧的內心涌現無數心緒。湯寧在離開的時候,給周童、戴波、鄭昊發了信息。她沒告訴任何人自己要去哪里,就這樣,離開了。鄭昊收到這個信息非常驚訝,趕緊滿世界的找湯寧。但是,沒有一個人知道湯寧的行蹤。鄭昊向鐘克明請假,誓言如果不找到湯寧,就不要回來上班。鄭昊明確的向鐘克明表示,湯寧對自己有多重要。在周童的點撥下,湯靜在酒吧找到了鄭昊,并且,告訴了鄭昊,關于湯寧行蹤的線索。她讓鄭昊去找周童,用周童的手機搜索湯寧的所在地。

第21集

湯寧為了親情而放棄打官司,她借機向鄭昊傾訴心聲。周童將鄭昊和湯寧在一起的消息告知湯靜,氣憤的湯靜在家中鬧起自殺,鐘克明見狀只好請鄭昊幫忙并坦白了二人的父子關系,事后鄭昊從湯寧與何雅音處證實了此事。湯寧與戴波趕到醫院探望湯立群,次日湯寧決定簽下轉股協議,怎料此時王媽卻因躲避老柯而發生車禍。王媽在臨終前提醒湯寧小心老柯,隨后湯寧向鐘克明宣布要奪回自己的一切。

timgCAEWS1FQ

第22集

鄭昊想要幫湯寧與鐘克明打官司卻遭拒,與此同時,戴波為幫湯寧追查真相而提出辭職。湯寧不愿為了官司的事而牽連鄭昊與戴波,但她又不想讓王媽死的不明不白。薛寒志收留了戴波并支持其與鐘克明打官司,他想借此探究鐘克明的秘密。鄭昊辭職后前去尋找湯寧,二人的談話被戴波聽到。鐘克明認定夏云不會出庭作證而在法庭上反攻戴波,湯寧欲尋找湯業集團的財務陳金寶指證鐘克明卻無果。

第23集

在庭上,鐘克明以陳金寶不能出庭為由,主張法庭不應采納其證詞。這時,湯寧在一旁提醒戴波,陳金寶證詞的附件,可以獨立成為證據。然而,鐘克明并不慌張,反而,他提出要請新的證人上庭。雖然戴波反對被告用新的證人,可鐘克明卻說,他說的新證人其實就是戴波的證人陳金寶。陳金寶上庭后,局勢大改。先是完全顛覆了自己的證言,又從衣兜里拿出一疊錢,暗示法庭戴波收買證人。戴波來看湯立群,湯立群此時已經非常虛榮,癌細胞和化療的折磨,讓湯立群失去了曾經的光彩。然而,戴波還是用下跪的方式,懇請湯立群說出當年的真相,給湯寧一個答案,湯立群怒不可遏的將他趕了出去。

第24集

湯立群哭訴指責鐘克明的背叛,并決絕的說,自己不會讓鄭昊拿湯業的一分錢。鄭昊表明,自己不看重錢。鄭昊去找湯寧,勸說湯寧不要繼續和家人互相傷害。湯寧指責戴波不應該將這個秘密公然說出來,戴波卻認為自己的戰術沒有問題,說自己一定要趁鐘克明不在的時候拿下這個案子。另一邊,鐘克明不能出庭了,鄭昊為幫助湯寧尋找到湯寧執著尋找著的真相,考慮再三,決定替鐘克明出庭。鄭昊找到了夏云,要夏云出庭。夏云在鐘克明的指導下,明確了自己該說什么不該說什么。鄭昊終究敗了一場。

第25集

鄭昊在回湯業集團的時候,看到了證人陳金寶,而鐘克明卻拒絕解釋陳金寶在這里的原因。鄭昊來找薛寒志,想了解過去的真相。但是,薛寒志卻也不知情。鄭昊無奈,沒有從薛寒志處得到任何信息。只是知道,多年前,有一個拆遷案,鄭毅堅那時被吊銷了律照。再一次庭審開始了,鄭昊辯駁湯立群是善意第三人。但是,戴波緊追不舍,目的就是讓法庭出調查令,供自己調查。再一次開庭,湯寧直接質問自己的母親,當初轉股所得的兩千萬用在了哪里。由于夏云的代理律師江楊一直干擾發言,湯寧向法庭申請,讓夏云坐上證人席。

timgCAISOQFB

第26集

湯寧問湯立群,是姑姑還是姑父在夏云的飯里下了打胎藥?目的究竟是什么?難道懷疑湯寧是高懷義的孩子嗎?還是為了除掉湯寧得到股權呢?湯立群情緒失控,大喊大叫。鐘克明告訴湯立群,如果湯寧在法庭上說出高懷義的事情,這個案子就會敗訴,自己和妻子現在在同一條船上,最大的敵人就是湯寧。

第27集

戴波指出,那些從湯業集團拿出來的錢不是借的,而是挪用,都是因為一個叫高懷義的男人。此話一出,夏云和湯立群頓時驚慌失措。湯寧出庭,作證戴波說的都是實情。湯靜火急火燎地來找湯寧和鄭昊,她認為自己和哥哥的財產都被湯寧搶走了,湯靜在沖出門的時候出了車禍,被送到醫院,需要輸血。

第28集

湯寧來到父親湯繼業的墓前淚流滿面。如今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誰,她跟隨周童來到一個住所,自己在這個住所里三天三夜沒有吃飯。周童找來鄭昊安慰湯寧,湯寧終于釋放出自己積壓已久的情緒。她向鄭昊坦白了自己前幾次和鄭昊分手的真正理由。另一方面鐘克明在官司過后,決定加快速度鞏固自己的地位,董事會當眾撤下了湯靜代理董事長的位置。戴波要離開天合所了,因為他的同學免費轉讓給他一個律所。湯寧要求一起加入。但是湯寧不知道,其實這個律所是戴波為自己拿下的。戴波給這個律所起名叫“寧寧律師事務所”。鄭昊知道湯寧開了律師事務所于是也來幫忙。

第29集

湯寧讓湯靜設法讓湯立群在自己開出的委托書上簽字,以能讓自己和湯靜去股東會上維護湯立群的利益。可是當湯寧湯靜在股東會當天趕到會議室的時候,只剩鐘克明在會議室等待著湯寧和湯靜。鐘克明揚言沒有人可以奪走湯業集團。湯寧和湯靜這才看清鐘克明自私真面目。鄭昊把李勝利帶到了寧寧律師事務所,湯寧打官司。鐘克明讓手下去找法學研究所要和湯寧打對臺。在知道對手是鐘克明后,鄭昊提出自己和戴波出庭。但是,湯寧堅持自己出庭。庭審之上,鐘克明拿著余密提供的證據,直指李勝利的繼承權已經被剝奪。

f31fbe096b63f624d8ab872a8e44ebf81a4ca321

第30集

庭審之上,鐘克明拿著余密提供的證據,直指李勝利的繼承權已經被剝奪。第二次庭審,鐘克明找來的證人莊超林,也刻意說了很多對李勝利非常不利的證詞。為了扭轉局勢,改變媒體和輿論的導向,湯寧申請讓李勝利坐上證人席,并讓李勝利表達出自己的懺悔之情。李勝利真情流露,湯寧也慷慨激昂的為其辯護,直指余密才是阻礙這對父子和好的罪魁禍首。終于,她爭取來了讓余密和李勝利當面對質的機會。第三次庭審,鐘克明極力否定李勝利和李天然的父子關系,但是湯寧也盡力守住立場。二人不相上下,局勢非常緊張。

第31集

湯立群因病日漸虛弱,她聽說湯寧在李天然一案中打贏了鐘克明。于是請求湯寧幫她和鐘克明打一場官司,她要和鐘克明離婚。為了調查湯寧的身世,花爺帶鄭昊找到了管理川河縣中心醫院檔案的管理員陸志強,可是,這個陸志強非要鄭昊拿來法院的調查令,他才愿意讓鄭昊調查湯寧出生當天所有嬰兒的出生記錄。在寧寧律師事務所附近,有一間“飄香奶茶鋪”。那里的經營者王可甜美可人,被湯寧稱作“奶茶妹”。這天,當湯寧和戴波打算光顧奶茶鋪的時候,竟然發現,花爺正在此鬼鬼祟祟的辦案。他們沒想到,一場官司,即將落在這個年輕漂亮的“奶茶妹”身上。

第32集

鐘克明找到了何雅音,鐘克明苦訴衷腸,何雅音卻不愿原諒。“奶茶妹”王可的案子還在繼續,湯寧和戴波對梁羽提出的“王可與王大俊沒有血緣關系”的觀點無從推翻。梁羽在這時提出了和解的建議,但是湯寧卻想繼續調查出真相。湯寧自己一個人繼續收集證據,終于發現了一個突破口。她趕緊拉著戴波,拿著法院調查令去醫院進行調查。終于掌握了最關鍵的證據。庭審之上,梁羽緊握手中的證據,強硬的主張王可不該繼承王大俊的遺產。眼看著己方的局勢變得緊張,崔玲玲竟然突然在庭上爆發,直接對湯寧進行人身攻擊,并對王可出言不遜。

捕獲

第33集

當湯寧和戴波幫王可打贏了那場官司,王可重新出發,她和戴波之間,情愫暗生。從這個案子里,湯寧也受到啟發,于是和鄭昊一起向夏云詢問過去的情況。但是,夏云給出的答案,卻讓湯寧再一次喪失了希望。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,鐘克明暗中謀劃,打算坐實“死嬰”的事實。這時候,戴波發現二十多年前,曾經有一場拆遷官司,同時他發現,這場官司中,所有的當事人都是身邊的有關人,戴波心中有一個大膽的猜測晰。于是戴波來找鐘克明,希望回到海明所,為鐘克明賣命!這一幕被鄭昊看到。鐘克明和湯立群之間戰火依然,湯立群認定,鐘克明多年來一直居心叵測。曾經的恩愛夫妻,如今已經沒有了絲毫的信任。

第34集

戴波的回歸,讓鐘克明深受感觸。與此同時,他接到電話被告知,湯立群竟然要起訴夏云。湯立群擔心湯寧打不過鐘克明,現在又多了一個戴波,因此,湯立群派湯靜去找鐘克明的師弟薛寒志。戴波回到海明所,發現路鏡明竟然出現在了海明所里。湯寧找到了薛寒志,薛寒志建議讓鄭昊出庭,擾亂鐘克明的心緒,鐘克明則去找到了夏云。可是隨后,湯寧也來見夏云。由于這場官司,法庭終于出具了調查令。鄭昊馬不停蹄的找到陸志強,向他出示了這份調查令。新的證據即將浮出水面。

第35集

戴波去找何玉琴,一方面從何玉琴口中了解當年的事件真相,另一方面,他也告訴何玉琴在庭上該如何說話。為了保全自己,何玉琴只能點頭答應。開庭前一天,湯寧想說服鄭昊陪自己出庭。但是,鄭昊拒絕了。于是,湯寧就在庭審當天刻意“遲到”,讓鄭昊幫自己出庭。雖然無奈,但是鄭昊只能照做。后來趕到的湯寧在證人休息室發現了何玉琴,她心中知道大事不妙。于是,湯寧趕緊將這個信息透露給鄭昊。然而,戴波實在技藝過人,順利的在庭上更勝鄭昊和湯寧一籌。鄭昊和湯寧事后分析,終于明白了,鐘克明和戴波正在力圖把“死嬰”這個“事實”做實。

第36集

湯立群質問鐘克明當年的嬰兒疑云是不是鐘克明搞的鬼?鐘克明矢口否認。二人不歡而散。終于,醫院內部檢查完了曾經的檔案。鐘克明和湯寧兩派人馬立刻出動調查,翻閱檔案,但是,當年的檔案實在太過繁雜,鄭昊和湯寧查了很久都沒有結果。陸志強在這時提出一個要求:如果鄭昊日后能在自己有需要的時候幫助自己,那么他就愿意幫鄭昊和湯寧查出資料。鄭昊一口答應。雖然,鐘克明在背后千方百計的阻礙鄭昊和湯寧調查真相,但是,在陸志強的幫助下,他們終于找到了一絲頭緒,而鄭昊還發現了一個更為奇怪的線索。與此同時,陸志強還告訴了鄭昊,當年導致他父親鄭毅堅被吊銷律照的拆遷案真相。

第37集

鐘克明擔心官司出岔子,于是讓老柯把夏云送去香港,并讓她換掉手機號碼。庭審的日子終于到了,鄭昊獨自一人出庭。周童騙湯寧要去杭州的鄉下找一位重要的證人,并告訴她庭審延期了。湯寧雖然心有存疑,但是為了調查清楚事件真相,湯寧還是跟著周童去了。庭審之上,鄭昊竟然讓自己的母親何雅音出庭作證。在庭上,何雅音講述出一個令所有的人震驚的信息。鐘克明都未曾想象過,他甚至在庭上失態,公然對何雅音歇斯底里。鄭昊出面阻止,并讓何雅音繼續講出更多實情。

第38集

湯寧坐在周童的車上,越想越不對勁。周童也越來越緊張,漸漸露出破綻。當湯寧意識到,這是周童和鄭昊串通好的,對自己使下的一招“調虎離山”后,她當機立斷,決定回法庭。然而,令她沒想到的是,當她進入法庭的一瞬間,她聽到了那個使她震撼的秘密。之后,鄭昊更是用物證證明了何雅音證詞的可信性。鐘克明當場暈倒,被送入醫院。

第39集

真相已經呼之欲出,每個人都心知肚明。何雅音多年以來的心結終于得以解開,湯寧也終于弄清了自己的身世,。鐘克明向湯寧提議要和解。可是湯立群此時已經誰都不肯信任,她只想讓湯家的產業留在湯家真正的繼承人手里。湯寧勸鄭昊出面,但是,鄭昊并不情愿。然而,湯立群已經偷偷的委托了薛寒志代理接下來的案子。與此同時,鐘克明出了一份保證函,讓湯寧給鄭昊,只要鄭昊簽了這個保證函,他就同意和解。可是,湯寧拒絕了,就這樣,原被告雙方的和解計劃徹底告吹,官司還要繼續。

第40集

夏云回到上海的消息傳到了鐘克明的耳朵里,鐘克明的心中產生了疑慮。夏云找來鄭昊,和鄭昊徹底談開。但是,鄭昊更好奇的是,到底是誰讓夏云回到上海的。現在,眼前這場官司的關鍵就在于鄭昊的真實身份。湯立群病情突然加重,她讓湯靜找來湯寧和鄭昊。此時,戴波也來到醫院。湯立群讓所有人都離開,只留下鄭昊,并告訴了鄭昊一個重大的秘密。湯立群病危的消息被鐘克明知道了,鐘克明趕緊沖到醫院。可是,他還是沒能來得及見到湯立群最后一面。湯立群去世后,湯寧陷入了巨大的悲痛和自責之中。她認為,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從美國回來追查真相,事情不會發展到眼前這番地步。

第41集

薛寒志告訴鄭昊,想完整的弄明白過去那件事,必須要拿到鐘克明的日記。鐘克明早已意識到自己的日記將成為重要的證據,于是,他獨自在家將日記焚燒掉了。湯寧回到何雅音家中,詢問何雅音拆遷案的詳細情況。何雅音告訴湯寧,自己找到了一些鄭毅堅的日記。但是,當他們拿到這些日記的時候,卻發現,其中剛好缺少了兩個年份的日記。湯寧知道,這兩本日記一定是破案的關鍵。庭審正式開始了。戴波和鐘克明一方直接質疑原告湯靜沒有資格進行起訴,鄭昊思慮再三,終于還是在庭上明確表示了自己的身份。

第42集

法庭上,鐘克明信心滿滿地詢問夏云,你可以確定鄭昊是你的兒子,但你無法確定,他是不是湯繼業的兒子,對不對?夏云眼中含淚,很是委屈,她只能堅稱,孩子是自己結婚之前就懷上的。鐘克明表示,結婚之前就懷了孩子,就是未婚先孕,他又問道,夏云在結婚前有沒有男朋友?夏云只好默認,高懷義就是自己的男朋友。

第43集

鐘克明告訴夏云,夏云再也無法見到高懷義,而鄭昊也無法與高懷義做親子鑒定,因為高懷義在香港去世了。薛寒志向審判長申請提交鄭毅堅在87年和88年的日記的影印件。看著鄭昊走向法庭,鐘克明情緒十分激動,他不允許鄭昊拿出那些日記本的影印件。鄭昊只是冷冷地看著鐘克明。

掃一掃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0 0

熱播視頻排行

48小時
本周
本月

關注“無線梅州”

掃描二維碼下載”無線梅州”App

掃描二維碼關注”無線梅州”微信號

新疆18选7开奖号码